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文學汲取温暖與力量
來源: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| 範燕瑩  2021年01月15日14:25

“我們為什麼需要文學”近日登上熱搜,話題的置頂內容是“如果我們生命中的某一瞬間可以向文學敞開,那我們所感到的那種破碎和孤獨感,就可能得到陪伴或消解”。很多人對這句話頗有感觸,紛紛向世界敞開心扉,講述自己和文學的關係。《“我們為什麼需要文學”緣何上熱搜》一文作者、作家張豐評論説,過去的2020年,讓更多人都多多少少獲得了自己的“內省時刻”。而文學的“療愈”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。

真實自有千鈞之力

正如人們所感受到的,災難面前,文學總會帶給人們温暖的力量。2021年伊始,疫情的反覆讓我們再一次深切地感受到,鬆懈不得,疫情防控一定是一場“持久戰”。回想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,出版人第一時間集中推出各種抗疫科普圖書,為抗擊疫情貢獻出版力量。當時業界普遍認為,相比抗疫科普圖書,關於抗疫主題的文學作品數量較少,而這種“少”是由作品創作的自身特點所決定的,隨着時間推移,相關文學作品特別是優秀報告文學作品開始不斷湧現,如何建明的《第一時間》《上海表情》,李春雷的《武漢紀事》等,作家深入一線採訪,用心用情記錄這段特殊的歷史。新近出版的《第76天》(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)同樣是一部抗疫題材的報告文學作品。本書責任編輯陳玉成認為,作為非虛構作品,客觀真實是根本,面對這場全球性的災難,只有真實書寫才對得起經歷了這場疫情的人,才能經得住歷史的考驗。“本書最打動我的地方是其客觀、嚴謹、飽含深情。”陳玉成介紹,作家熊育羣在採訪過程中對採訪素材嚴格甄別,力求每一個細節都真實可靠、有據可考。譬如,是什麼促成武漢“封城”的決定,援鄂醫療隊是怎麼派出的……作者期望最大限度接近真實,這也是一種歷史和現實的責任與擔當。

對於讀者,我們更多談論的是“我們為什麼需要文學”,而對於作家張煒來説,他思考的是,如果談論文學,我們該談些什麼?2019年10月,張煒受邀任教華中科技大學“大師寫作課”,課前,他從作者和讀者的角度思忖:該談些什麼?近50年寫作生涯中有太多甘辛體悟,又從哪裏説起?思來想去,他從多年的創作經驗與海量的閲讀心得中,提煉出童年、動物、荒野等8個關鍵詞,也因此有了由文學講義修改而成的《文學:八個關鍵詞》(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)。這是一部接地氣的文學普及讀物,從個體成長經驗入手,不學術、不生澀,貼近大眾。同時,它還是一部超越文學概念的心靈成長手冊,充滿着對生命的觀察和洞見。

非凡想象創造世界

真實,是非虛構文學的力量之所在。關於虛構與非虛構寫作的差別,正如作家梁鴻曾提到,“虛構文學,考察一種飛揚的能力。”波蘭女作家奧爾加·託卡爾丘克因獲得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而逐漸走進國內大眾讀者視野,國內已出版她的作品,如長篇小説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《白天的房子,夜晚的房子》《雲遊》等,在這些作品中,她以“百科全書式的激情和想象力”呈現了一個個不同凡響的奇異世界。繼《衣櫃》《怪誕故事集》之後,她的最新小説《糜骨之壤》(浙江文藝出版社)近日出版。“本書是託卡爾丘克在敍事方式上的轉型之作。”《糜骨之壤》一書責任編輯李燦介紹,“她不再延續以往的碎片化的敍事風格,以線性敍事穿插回憶的形式講述了一個帶有犯罪懸疑色彩的故事。”另外,這部小説生態主義色彩濃烈,通過一個動物復仇案洞悉關於人性和生命的祕密,提出關於人和自然關係、人的生命來源的許多深邃問題。

作家周大新的上一本長篇小説《天黑得很慢》,關注的是老齡化社會,而他的新作《洛城花落》(人民文學出版社)關注的是婚姻話題,這也是周大新的長篇小説封筆之作。在本書中,作者用“擬紀實”的手法,用4次庭審的忠實記錄,講述一段婚姻可能面對的大大小小的問題。1月13日,在線上舉辦的《洛城花落》新書發佈會上,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談道,翻看這本書,讓他想起福樓拜的長篇小説《情感教育》。實際上,《洛城花落》也是一種情感的教育。對此,周大新説,他希望年輕人能夠提高自己尋找幸福婚姻的能力。